永乐国际网址-

  拿什么叫停虐待遗弃宠物

  拿什么叫停虐待遗弃宠物

  疫情期间被遗弃宠物增多 多地出台宠物管理规范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武汉市民李青清楚地记得,自疫情暴发后,她多次见到和听说宠物被遗弃的事情。

  疫情期间,李青第一次知道遗弃宠物的事情,是在微信朋友圈。2月11日,武汉一家宠物医院的负责人发了条朋友圈:“谁把狗放在医院门口了?我们没有开门,是客人发过来的照片,现在封路,我们的人也过不去,麻烦谁放这儿的请拿回去,不然狗会饿死的。”

  “从照片里可以看到,这条被遗弃的宠物狗还穿着衣服,用来装宠物的箱子也比较新,应该是被主人遗弃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是因为担心宠物会传染新冠病毒吗?可是这个已经辟谣了啊!”李青有些不解地说。

  即使有权威专家的辟谣,一些宠物也没能躲过流言的伤害,疫情期间,宠物被遗弃虐待的现象在多地出现。针对这一问题,我国多地出台了疫情期间的宠物管理规范,明确禁止虐待、遗弃宠物。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孙煜华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虐待宠物的行为,目前更多地只是从道德的层面谴责,法律上并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考虑到我国各地发展不平衡的现状,建议由地方先行立法,待条件成熟后在全国层面制定动物福利法,对动物进行分类保护。

  宠物被流言误伤多地现遗弃行为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也使一些宠物遭受“灭顶之灾”。

  疫情暴发初期,宠物会染上新冠病毒、宠物会传播新冠病毒等类似说法在网上迅速蔓延,但这些说法很快就被权威组织和专家纠正。

  1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证实,没有证据显示家养的猫狗会感染新冠病毒。2月3日,在湖北省召开的第十三场疫情防控例行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专家组成员蒋荣猛指出,还没有发现宠物感染冠状病毒再传染给人的,也未发现人感染冠状病毒后传染给猫狗的。

  即使如此,仍然有大量的宠物被遗弃、虐待甚至杀害。

  在武汉、南京等城市,很多猫狗都被主人遗弃而流浪街头;在上海、天津等地,有人把饲养多年的猫狗从高楼扔下摔死……疫情期间,我国一些地方出现了遗弃、虐待宠物的现象。

  与此同时,一些部门和工作人员也加入到遗弃虐待宠物的队伍中。

  在江苏、陕西等地,社区工作人员在房主隔离观察期间,擅自上门“处理”宠物。

  西安大白杨东社区1月30日下发通知称,面对严峻的疫情,从即日起,本小区禁止饲养宠物。凡饲养狗、猫等宠物的业主,应顾全大局,立即对家中宠物自行处置。如有顶风违犯,一经发现,由未央区公安分局打狗队强制捕杀,并处罚业主。通知发出后,引发小区居民和部分社会公众不满,社区随后撤除了该通知。

  “所有动物都应得到人道对待,更何况与人朝夕相处的伴侣动物?遗弃虐待宠物的行为,不仅是对生命的漠视,更有可能因此而导致其他公共卫生问题的出现,不利于疫情防控工作的开展。”孙煜华说。

  多地出台文件禁止遗弃虐待宠物

  针对遗弃虐待动物的行为,多地出台规范进行禁止。

  山西省吕梁市公安局和城市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切实规范文明养犬行为的通告》规定,不得虐待犬只,不得遗弃犬只。

  湖南省岳阳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部就疫情期间的犬只管理发布了通告,明确指出“严禁虐待、遗弃所养犬只”。

  山东省东营市养犬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市民将不愿意继续饲养的犬只及时送交至犬只收容救助留检所,犬只收容救助留检所将按照“关爱动物、善待生命”的原则,全面做好送交犬只的免疫、喂养、医治等工作。

  对于禁止遗弃虐待宠物,这样的共识早已具备。

  此前,我国多地出台的养犬管理规定中,也明确禁止遗弃虐待宠物。例如,《广州市养犬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养犬人应当妥善管理和饲养犬只,不得因养犬干扰他人正常生产生活、影响公共秩序与安全或者破坏市容环境卫生,不得虐待或者遗弃犬只。

  2018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王超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从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角度,从社会公德的角度,每个动物饲养者都有爱护自己饲养动物的义务,有这方面的责任,任何遗弃、虐待动物的行为都应当为社会所不齿,都应当被视为是丧失公德的行为,这一点已经形成共识。

  应立法禁止虐待宠物并明确责任

  尽管社会上对于“遗弃虐待动物属于丧失公德行为”已经形成共识,但由于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遗弃虐待动物的现象在近些年仍时有发生。

  浙江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钱叶芳认为,出于社会安全稳定、教书育人、完善动物立法等方面的需要,有必要制定宠物保护和管理法。

  钱叶芳建议,在法律中明确规定,禁止所有人虐待猫狗,禁止非法猫狗肉交易。对于虐待和遗弃行为,根据情节轻重设置经济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等责任形式。禁止非法猫狗肉交易,旨在留存国人的恻隐之心,保护动物所有人的财产安全,维护动物防疫法和食品安全法的尊严。

  “还要从源头上控制流浪动物的产生,建立救助体系。源头控制依赖于严禁遗弃、严禁私自繁殖和买卖。对于既有流浪动物,政府与民间合作共治,鼓励公益组织参与,补助民间救助行为,要求村委会、居委会、街道和高校等社区或组织,履行配合救助和管理流浪动物的义务。”钱叶芳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认为,不仅要通过立法来禁止虐待宠物,还要上升至动物福利的高度。

  乔新生指出,我国还缺少一部统领性的动物保护法,现行法律中没有动物分类的具体规定,只是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以及一些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中,分别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和有利用价值的野生动物作出规定。

  “我国有必要制定专门的动物保护法,对于动物进行分类管理,并在此基础上,针对不同种类的动物来制定具体的规则,从而彻底杜绝遗弃、虐待宠物的行为。”乔新生说。

  孙煜华认为,要杜绝虐待宠物的行为,必须补齐立法方面的短板,但考虑到我国各地发展不平衡的现状,贸然在国家层面推出一部动物福利法,难度会很大。

  “可以由地方先行立法,对虐待宠物应当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等问题进行探索,待条件成熟后,再在全国层面制定动物福利法。”孙煜华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青为化名)

【编辑:刘羡】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